不动业

不动业是指禅定的业,属于轮回之业,既非善亦非恶。我们人类属于欲界,不动业的果报则属于色界和无色界。修习禅定之人,也就是修习不动业之人,心中没有粗大的烦恼、痛苦,或其他强烈的不适感,因此他们能够断除欲界的业因,投生到色界或无色界。色界里有四禅天,无色界里有四无边处天。虽然投生色界、无色界的业因很多,但主要还是以禅定为主,这个禅定是世间的禅定。


在色界的境界里,拥有“寻伺喜乐”四种禅定的感受,而人类的七情六欲等皆是没有的。色界的初禅天会被大火所毁,二禅天会被大水所毁,三禅天最后会被大风所毁。火、水、风的灾害,到了四禅天便会停止、下降,不会再回来。就好像洪水泛滥时,水位涨到一定高度便会逐渐退去,最后只留下洪水冲刷过的痕迹。


色界的四禅天共有八处,前三个是色界凡夫的住处,后五个是圣者的住处。四禅的禅定是极好的,非常清净,修行证悟的人大部分都能依靠四禅的禅定而获得成就。


但四禅天依然没有离开轮回。因为四禅天的天人只有禅定,并没有配合以大智慧,或者说只有“止”,没有“观”,因此无法解脱轮回之苦。

 

四禅里比较粗大的禅定障碍被去除后,便能够进入无色界。无色界共有四处,最高的一处叫做非想非非想天。色界和无色界的众生,都是依靠修持不动业而投生的,在他们的分别念消失之前,业是不可能停止的。处于三界最高处——非想非非想天众生的分别念虽然最微细,但依然存在,他们的业也并未停止,业的种子也依然根深蒂固。一旦因缘具足,业的种子就会发芽,导致他们堕落,在轮回中继续流转。

 

色界和无色界中,众生禅定的时间非常长久,甚至能够在几百几千个劫中安住。尤其是无色界众生所入的禅定可谓是最高境界的禅定,但那也只是“止”的最高境界。如果没有“观”的配合,无论在多少个劫中入定,最终还是会出定、堕落。

 

究其根本,无色界众生之所以堕落是因为他们认为无色界的禅定是佛法真正的无上境界,但当禅定结束,他们预知到自己将要投生何地,会经历何种痛苦之时,就会对佛法产生邪见,认为佛法是不究竟的。其实,无色界的众生差一点点便能脱离三界了,但却因为没有遇到空性的正见,还只能继续在轮回中流转下去。这是非常可惜的!


那么,了解和认识了不动业,于我们而言究竟具有怎样的意义呢?概括起来,大致有以下三点:


第一、认知分别念的过患。


分别念的习气,哪怕只是一点点,依旧会生根发芽,产生轮回的业,然后迫使我们不断地在轮回流转。


第二、只有止观双运的禅定才能断除分别念。


断除分别念的习气只能依靠禅定,别无他法。当然,这里所指的禅定是“止观双运”的禅定,而非色界、无色界众生的不动业禅定。


如果禅定只有“止”,而没有“观”,就会像密勒日巴尊者所说的那样:“无论是被铁链捆绑,还是被金链捆绑,其效果都是被束缚。”这句话我们应该怎样理解呢?非福业导致我们被束缚在轮回的三恶道之中,就像是铁链;福业和不动业导致我们被束缚在三善道里,就像是金链。纵然材质不同,但束缚的效果是一样的。恶业让我们感受到折磨,善业让我们感受到快乐,但两者的作用却都是让我们继续流转,都是让我们无法脱离三界六道的轮回。


第三、避免我们成为佛法的大盗贼。


对我们而言,这是意义最为重大的一点。有些修行者在修习禅定的过程中,会出现一些禅定境界,由此而误认为自己已明心见性,证悟空性了,继而认为可以不再谨慎因果了。有这种想法的修行者可以说是佛法的大盗贼。


莲花生大师告诫我们说:“证悟越高,因果上越会谨慎。”修行者的证悟是否达到最高,是以他的行为来判断的。如果行为上对于因果的取舍非常谨慎、非常重视,便可得知他的证悟已经很高。关于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多多留意。


还有一些修行者,在修习止观时会产生一些觉受,比如乐的觉受、光明的觉受,或是无念的觉受等。在这些觉受产生时要异常小心。


当乐的觉受产生时,我们并不知道它其实是障碍,甚至会误以为是佛菩萨的加持,心想:可能普贤王如来心中的大乐,在我心中也产生了吧……如此一来,就会执着于这种乐的觉受,从而导致我们投生到欲界天。


当光明的觉受产生时,即便墙壁等物体挡在眼前,我们依旧能够看得见;就算天黑也会感觉到光明,种种的觉受都会产生。对于光明觉受的执着,会导致我们投生到色界。


当无念的觉受产生时,我们会觉得非常清静,以至于误认为自己已经证悟,但这种感受最终会导致我们投生到无色界。


对于上面三种觉受上的执着,是修行者很大的障碍,会让我们误以为自己已经证悟、已经成就,不再谨慎因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此这样就成了佛法的大盗贼,将承受极其可怕的恶果。

Copyright © 2013 Gangkar Samdup Buddhist Association (Singapore). All Rights Reserved.